我的世界观

 

突然想说说世界观的问题。头一次努力背诵这个问题,大抵还是在十多年前的高中,那个时候我们需要掌握唯物主义的世界观。我记得,当时我真的对“唯心”这类观念嗤之以鼻,常常鄙视人家说某人又陷入“唯心”的错误。不过高中那门课实在也没学好,前十多年也没多想这个问题。现在一想,忽然对“物”这个概念好难把握,不知道是否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物呢?

直到前些年某一天,看到桌上的一只杯子,我突然意识到,那只杯子在我世界里的存在,应该是存在我的大脑里的一个意象。也就是说,我对杯子的感知,实际只是一种感知,是意识上的。这问题说起来有些复杂,但就在那一刹我突然意识到以前学的可能不全对。比如,理想,是一种意识范畴的东西,但为什么唯物主义者也会提理想呢?甚至有些还会提“梦想”,比如“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又到了后来,我逐渐发现,大多数国人都在疯狂追逐“物”的繁荣。票子越多越好,这成了最核心的一种唯物主义世界观。与之同时产生的,是环境污染严重,人们病痛越来越多。我跟朋友说,我们来谈谈社会发展伦理吧?然后一堆人跟我争,到最后他们就一句话:你争是争赢了,可是你没钱,你怎么生活?

现在,我逐渐跳出了这种无休止也很无聊的争论。我发现,这其实是一个规则,是另外一帮人制定的生存规则。这个规则之下,受益者永远都在忽悠着受害者,直到让大多数受害者都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可是,我逐渐看懂了这个很大很大的世界。

当我跳出这个圈套之后,我逐渐发现,人类发展其实很单纯。最初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人,反正那个时候改造自然的力量低下,所以人们群居、协作。最初,人们平均分配资源。然后,有一部分人逐渐拥有了更多的资源,于是这部分人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宰。这个世界上有许多许多这样的主宰,于是形成了很多区域性的利益集团。大家你打我我打你,打了好几千年。以前大家打架呢,更多是为了资源。现在呢,更多的原因是“看到不爽”。以前貌似是“唯物”,现在逐渐变成“唯心”。不过,不管怎么整,我发现世界总是向着文明的方向前进的。比如,以前人们有矛盾就打架,现在有矛盾了就先协商。比如,以前人们过马路就是直接过,现在人们逐渐会开始走红绿灯。

有首英文歌曲,“mad world”,我非常喜欢。歌词说,当人们围着一个圈圈转啊转的时候,这就是一个疯狂的世界。我觉得这句话拿来说某一个人,是非常合适的。我认为,一个人所能触及或者想到的世界,就是TA的世界。对于有的人来说,从成都天府广场到都江堰是很远的,因为有六十公里,而TA的生活轨迹就是从二环路到天府广场。外国有个家伙天天在研究可回收载人火箭,他说要把人送到月亮上去玩。那么在他看来,从美国到中国太近了,不好玩。于是,每个人的世界半径都不一致。个人感觉,我的世界半径挺大的,所以我应该可以走得很远。

 


 

 

2015-11-01 | 热度 | 评论 (1) 思考

评论列表:

1.上品户外  2015-11-17 17:06:58 回复该留言
谢谢分享
2.新闻头条  2017-11-20 15:58:17 回复该留言
文章不错非常喜欢

发布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