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画像


没有入木三分的画技,所以自画像肯定不能体现我真实的内心。那就写写吧,说不定过阵子用得上。

怎么说呢?先从我小时候讲起吧。我小的时候充满各种理想,包括维护世界和平就靠我那种。小的时候就只知道读书,家里不要我做任何其他的事情,每学期领回一张奖状就是给家人最大的回报。从小父母就教育我要跳出农门,因为农村条件确实太苦。我当时就想,以后如果能考上个大学,那就真的不得了了。

后来,真的考上了大学,拿到经济学学士学位。一毕业,就发现满世界都是大学生,所以也就只在小学的时候强烈地感受到读大学是多么有面子。大学毕业时,市场越来越开放,没有人规定一个人到底应该怎么生活怎么工作,于是我就开始了自己在这个星球上的流浪。

这里我想谈谈浪漫的事。读书的时候为了搞明白女生说的浪漫是什么意思,我去查阅了辞典,辞典说,浪漫就是“富有想象,充满诗意”。我当时就意识到我骨子里就装满了浪漫,直到现在我还偶尔写几句打油诗,总是想象着自己拥有拯救世界的力量——虽然旁人老是提醒我先解决温饱问题。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了那部《血色浪漫》,曾经有好友推荐我看过,今天又有位知音告诉我说我的生活就如影片里的男猪脚。这么多年,我一直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我把指挥权交给我的内心。我认为随心的生活才是我想要的,不管旁人觉得我有多奇葩。

我的工作经历也算是传奇了,貌似前后经历过20家公司,其中有一半的情况都是被开除。估计这个世界上的老板不太喜欢我,所以我只得自谋生路。后来我发现其实只是大家不适合以某种关系相处,换个角色也就好了。

在某家培训公司,有一次内部培训的时候,老师问大家有哪些品质是人们喜欢的,有哪些品质是人们讨厌的。等他在白板上写完了许多词汇之后,他问,有谁具备这些所有被人们喜欢的品质?当时全场寂静,我冒出一句:我具备啊!那培训老师瞬间就惊呆了,然后以高情商的话语开始缓和现场气氛。现在想想,当时真的太单纯了。

后来我发现即使我努力地善良微笑乐于助人富于正义,许多人并不会喜欢我。于是我开始反省自己哪里做得不好。反省了好些年,我逐渐意识到在很多时候并不是自己做得不对,而是大家出于不同的个人基础而做出的不同理解。比如,我曾经有一次看到某个人大包小包的提得好辛苦,于是我主动去问他是否需要帮助,他说不需要。朋友看到这一幕,立即表达了对我碰了一鼻子灰的善意讽刺。后来我思考了下,我觉得他可能是觉得这完全没必要去做。于是我又思考了下他为什么不会去做……这些问题我思考了很多很多,最后我意识到,我应该给到人更多的包容。哪怕是他们鄙视我,骂我,都出于他们自己的认识,而他们的认识形成是有自己特殊原因的。

但我也并不是无限度的包容,反而是对身边的人越来越严。前次有朋友指出我的问题,她说我太强势地要求别人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做事了。当时我就跟她辩论说比如我现在看到表妹在这浑浑噩噩地不长进,是不是应该要求她多读书。朋友说不必,你让她自己选择。然后,这个问题没有得到透彻的分析,我告诉她说,我会写篇议论文来分析下这个有趣的问题。

虽然遭到各方面的指责、抵触,但我还是任性地觉得人是需要进步的,或许那样可以离文明越来越近。我爱身边的人,所以我要求他们也能进步。我这样的行为大抵属于伦理学讨论的范畴,或许我看完这本《伦理学与生活》后能有更深认识。

有时候我会感到特别孤独,这个时候我最喜欢就是看电影。看看别人的世界,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然后告诉自己,我应该更乐观一点。幸好还是有那么几个神奇的朋友,彼此仿佛什么都可以理解。其中一个说,我是个豁达的人。我认了。

我是一个不大在乎别人怎么评论我的人,所以我在淘宝店里都说了我尊重客户给我中差评的权利,我绝不骚扰,估计淘宝很少有店家把这类话语写进产品描述。有哲人说,当你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你的时候,你就自由了。我认为这个在乎,可以解释为“憎恶”。有人说我懒,我回答说,勤于思考也能叫懒么?有人说我连对人最起码的尊重都不会,我当时挺难过的。

我一直觉得人们跟爱笑的人相处会很轻松,所以直到今年32岁我都没有把自己装扮得“成熟稳重不苟言笑”。我讲话语速还是那么快,虽然我知道语速慢点听起来更稳重。我也话很多,虽然我知道这样废话的比例会急剧上升。我觉得,还是追随内心吧,我要是说很少话,别人的痛苦指数会急剧上升——如果我句句戳中要害的话。

似乎每个人都会为自己所言所行做各种辩护,我也是这样,上面一些内容都是这样。在心理学上,这方面的能力归于“本我”。很有趣的问题,我的简单理解是,每个人都会认为自己是“对的”,对错关乎很复杂的伦理学问题。这里我讨论不下去了。

朋友圈像我这样偶尔写写的人真心稀少,先这样吧。不管别人喜不喜欢,一定要做自己喜欢的那个真实自己。

2015-06-28 | 热度 | 评论 (0) 乐活

发布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