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忏悔录(一)

许多人喜欢在老年的时候写忏悔录,可能希望藉此以警示后人,或者说把自己以前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丑陋告诉人家。今年纷繁复杂地过,最近我老是在深深反省,试图找到一些问题出现的根源。想说点什么,今晚开始拟了另一个标题,后来想想肯定写不好,因为感觉思绪很乱。于是,干脆就写个忏悔录吧。想到哪儿写哪儿,权当是对自我的解放。

卢梭在他的《忏悔录》里,提到了他年轻时游历过那么多地方,却没有写下来。他说,我去欣赏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写下来告诉别人呢?这个问题很有趣,熟悉我的朋友就知道我几乎天天都在发一些自己的生活状态。有些人可能很多个月才会发一条,有些甚至从来不发,我时常思考自己这样在别人眼里是不是很无趣,或者说很讨厌。最近我想明白了,其实没啥,每个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马云喜欢到处演讲,顺丰老板却从来没有媒体拍到过,都一样,根本不存在低调与高调之分。不羡慕,不嫉妒,接受不一样的生活方式,也算是一种更文明的态度。

另一个需要忏悔的是,自己不爱读书。虽然买了好多书回来,但却总是懒得翻上几页。我却喜欢看电影,喜欢感受电影所表达的情感。我想,这应该还是内心太浮躁了,不够安静的体现。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一个事情:如果我强制自己安静下来,是否就是让我不能随心了呢?如果我不能随心,我又如何做最真实的自己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扰我很久,不舒服啊……

掐指一算,现在也32岁了,这是一个让我很纠结的年龄。我到底该摆个什么POSE来匹配这个年龄?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有些事业型朋友不止N次地提醒我,“穿正式点,说话稳重点,废话少一点,你不小啦”!朋友的心意我接受,也理解。可是转念一想,为什么我不去追随自己的内心?为什么我非要让自己看起来很成熟,非要我不发一言,一发言就告诉你,“有位哲人说过,常人所谓的成熟,无非是被世俗磨去了自己的棱角,变得世俗而世故了”。同时我把声音压低,放缓,如果对方反驳,我只需一言:“你先问问自己内心,改日再来找我。”这种格调,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真实的格调,可是,我若如此,会被人当成疯子。据说,尼采后来就成了疯子,所幸我没有亲见。我一直觉得,像我这么乐观的人,如果哪天不爱说话了,变得深沉而眉头深锁了,那这个世界真的就太无趣了。难道真的只需要谈钱么?

已经连续很多天与一些关心钱钱的朋友谈及理想与现实了。经过认真思考,我发现,既然存在理想与现实这两个词,而理想又是个意念中的词汇,所以,理想一定是存在的。那么,我们讨论理想与现实哪个更重要,其实问题本身已经不是问题的主要方面。问题的主要方面,已经变成了:大多数不敢谈理想的人其实是希望说服有理想的人放弃理想变得跟自己一样现实,反过来,暂不下结论。关于现实中的一切,我逐渐发现,抓不住的,怎么都抓不住。人不能为了自己所创造的东西所控制,比如房子、票子。近期很多电影在反思人类被自己制造的机器人控制是多么恐怖或者违背伦理,现在想想,许多人被人类自己创造的房子等所控制,不已经显得很悲哀了么?这,就是现实。现实,总要用理想去打破的,所以UBER希望可以为开出租的松绑。今晚搭载我的就是一个开了八年出租的司机,他说以前他工作一整天休息一整天,累死累活的,跟现在一天随机工作八小时的收入差不多。这就是理想改变现实的一个例子。试想UBER老板也只知道一天埋头开出租养家,会是个什么结果?

好了,在网上碰到个纠结的人,去打救下她。改天再忏悔啦!


2015-06-16 | 热度 | 评论 (0) 思考

发布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