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躁论

“浮躁”一词,再怎么看都不像一个褒义词。在过去几年,我与这个词语却似结下了秦晋之好,常被人冠以“浮躁”。实际上我对这个情况一致持怀疑态度,所以想来这里扯扯淡。

在众人看来,“浮躁”一词的意义可理解为“不踏实”。因为某些原因,我就时常显得不够“踏实”。我觉得,针对我个人踏实与浮躁的批判,实际上也就是对“实”与“虚”的定义之争。因为,如果都认为“虚”是真,那“实”就为假了。就像某人所讲,真作假是假亦真。

似乎自人类离开原始社会以后,占有资源的多寡便成为评价一个人能力的主要标准。这种价值观,在最大程度上影响着世人对真与假、实与虚的判断。我相信,在绝大多数人看来,占有更多资源、经济上的成功就表明此人有能力,是在务实;而如果整天没吃饱饭还在那考虑人生价值,就是务虚。

亿人交锋——舞台上的范跑跑与郭跳跳

512大地震,不仅埋葬了数万百姓,也抖出了人们真实的内心。“范跑跑”作为一名人民教师,被这次风浪打了出来,甚至让他可以漂洋过海,代言什么知名品牌运动些了……在凤凰卫视,又碰到一“郭跳跳”。他俩的交锋,让我实在忍无可忍,想出来说那么几句了。 

生命的真谛

每个已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将拥有一生的生命。世界上曾有无数个生命诞生,也曾有无数个生命消亡。为何生?又为何亡?可能只有宗教人士才能给一个坚定的答案——信则有,不信则无。然而答案却会是多种的,每一种答案,或者没有答案,都无正确错误之分。
  相信现代每个成年人都会思考这个问题,特别是当我们彷徨郁闷的时候。我相信我们都能找到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却会将其作为答案,因为我们没有更好的答案。有的人会执着于对金钱的追求,有的人会执着于对权力的掌控,有的人会只想到平安健康过一生,有的人或许什么理由到想不到却将其不可探索作为不探索的理由而继续存在着……。正因为如此,生命才如此精彩。不管怎样做,人类一直在做的事情总是将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不管是战争、技术进步、王朝更替,都是在朝着这个方向进步。
  睁开眼睛,我们能装下整个世界。作为动作发出者的主体,我们总会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待这个世界。我们多希望环境会变得更好,自己会过得更好。而当今社会,两极分化加剧,有利者将更有利,失利者要想翻盘,是如此的渺茫。读书年代一起走过的兄弟姐妹们,现在大概都已工作两三年。几乎没有哪一个人告诉我自己过得很满意——也许我们都是暂时失利者。有追求就不会满足,也不会满意,于是有人发现,快乐并不是得到的多,而是计较的少。这是一种多么的无奈!整个社会资源总量守恒,我们要做的,只是要将其更加优化的配置。比如,我们提炼一些元素,然后做个核电厂,将一些自然存在的物质为人类所用。
  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热衷于将金钱作为第一要务,毒害了一帮又一帮的人:贪官落马、奸商横行,普通老百姓越来越为住房、教育、医疗、社会保险甚至是日常生活而头痛!怪谁?经济制度本身没有问题,问题是执行制度的人出了问题。许多人以为自己位高权重,甚至是一点小小的权力都要拿来好好使用。其实他们是多么的渺小,在我看来,简直就相当于螳臂挡车,以为自己能阻挡住历史的洪流而快乐潇洒。以我们赋予他们的权力来整我们,是多么的恬不知耻,那群无能之辈!
  当今社会,敢打出正义旗号的人,少之又少;但心里藏着正义或者歪曲的正义的人,却比比皆是。这个社会需要拯救的人,太多太多了。有朋友说,即使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他们甚至还会反笑我们神经病。而看到这个事情的人,也会说我们神经病……世界是如此的疯狂与颠倒,以致于好多本来不这样说的人,都说本来如此了——包括我,我也会说,本来如此。但是,我们会努力改变。
  就个人来说,好多时候也算是在得过且过吧。那是因为一直没有找到“正确的”目标与方向。不过,我相信会好起来的,至少,我的生命并不会因为目前的穷困而无意义。

毕业三年之深刻总结

时常总结过去,时常展望未来,这样可以很快过完现在。毕业已整整三年,遂深刻总结一番。思考者一般都将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这里,我将其简单化、教条化。
1.        人。由于未养宠物未开机器,所以我天天都主要与人打交道。我没有能力给“人”下一个定义,相信你也很难,因为,人最为复杂。而看起来又非常简单的是,我们似乎都是人。
2.        人性。人性是自私的。私者,有为宏观大局之私,有为个人小利之私。而与其用“私”,不如说是追逐最大效用或福利的。
3.        理想。包括我在内,许多人都在寻找理想,而不是追逐理想吧!
4.        思想。和电脑软件一样,有的好用,有的有病毒,有的用起来不方便。软件的硬件基础相差很大,而思想的硬件基础却都差不多。
5.        与人相处。真诚,尊重,不失为与人相处的最佳方案。可人人皆知的道理,大部分人却做不到,为何?画一个博弈矩阵图,以西方经济学理性人条件去填写效用,其原因一看便知。可惜的是,我没按套路出牌,所以很多时候我是出力不讨好。
6.        教育。很多人都会教育人,却不太愿意接受教育。这是很滑稽的事,也是很矛盾的事。马克思说,矛盾是无处不在的;不幸的是,这个地方不仅矛盾存在,而且逻辑混乱。
7.        社会。人类的群居生活方式,决定了这个社会的存在必然性。所谓完美的共产主义社会,是每个人都想要的;人只要存在一天,就应为这个大方向而前进,否则,就是社会的垃圾。
8.        女性。无非与男性(包括性别不详者)性别不一致罢了。
9.        成熟。小时候感觉的成熟就是爸爸那样的,等到了现在(该当)爸爸年纪的时候,觉得成熟应该是孩童那样的了。人之成熟,在于理解到人性的最根本朴素。
10.    成长。等到了我停止呼吸的那一天,我相信我会开始腐朽。所以在我开始腐朽之前,我都一直要不断地成长。
11.    经济。懂经济的人,谈的一般都不是钱;不懂经济的人,一般都只谈钱。
12.    民主与法制。或许许多人看到这个词语就会想笑;在这里,我也不得不笑。
13.    工作。工作,又叫做事。今天,你去帮老板打了一壶酱油,恭喜你,你工作了。
14.    生活。生活,也叫做事。今天,你去给爱人打了一壶酱油,恭喜你,你在生活了。
15.    学习。幼儿园老师教导我们要好好学习,可惜现在我们大多不上幼儿园了,所以学习这个事情就落下了。人大了,学习的东西可多了,可我硬是没有学会抽烟喝酒。
16.    亲情。是人,就该有的一种感情。如前人所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境界之高,令我佩服。
17.    爱情。爱情是一种很美好的感觉,a sweet torment。虽然现在没有得到,但我相信爱情,并为之而努力。
18.    友情。鉴于本人负债累累,所以兄弟们都还和我保持良好关系。毕竟,如果我申请破产,大家的友情就只能当吹西北风了。
19.    负债。怪只怪大学专业是投资金融方向,搞得在做自己balance sheet的时候,总喜欢将资产负债率提得很高。
20.    谈恋爱。前面已经写过爱情,这里提出这个词语,是觉得这个词语虽是过去式了,但如果我不提,大家无法理解我的意思——虽然我提了,很多人可能还是无法完全理解我的意思一样。
21.    事业。当我有事业心,而无事业的时候,是最郁闷的时候。
22.    郁闷。感觉自己拳头力量很大,却拳拳都只打着空气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
23.    刘乐。本名系父亲所取,经过几十年研究,才发现名字意味深长:希望我快乐,却达不到快乐;而达不到的快乐,才最快乐,也最不快乐。
24.    快乐。就我这三年来看,在快乐的日子里,我不懂得快乐;在郁闷的日子里,我最了解快乐。2007年寒冬,在雪花飘飘的日子里,我最能感知到温暖。
25.    公司。如果想知道公司的明确定义,请学习经济法;如果想知道公司的由来,请学习经济学。
26.    侮辱。三年来,我受到过好几次人格上的侮辱。其实我不怎么怪别人,因为我对人的定义与其本人的不一样。
27.    压力与动力。听说这两种力是正相关的,可我忘记物理上受力分析是咋个画图的了。如果压力不能产生动力,那是咋个回事呢?
28.    经验。别人总结的成果是:经验就是经历加总结。我发挥了一下,我觉得经验最终还是总结成了知识,知识的一个很大的特点是可传承性,所以,经验也是可以传承的。
29.    过错。总的来说,三年来我没犯过什么大错。偶尔犯了几次小错,我都及时真诚地认错了。
30.    雄心。有的!

此生我不会看重的那些事儿

我的一生,可能难以再活70年了,因为身体不太好嘛。所以70年后,我现在所在乎的,大多都会化为乌有。康同学曾一度怀疑我已陷入唯心主义的错觉,因为我认为所谓的拥有,无非就是某物在大脑里的一种“印象”,而非实际占有某物。如果按照我的观念推下去,只要我心里想着自己已经占有了幸福,那我就很幸福了。哪怕是在连吃饭都艰难的时候,我都可以臆想自己是很幸福的。于是,还真的就这样了。

人的一生,其实真的有如草木一秋。每个人生来平等,都有活着的权利。大家互相组成一些组织,比如国家、地区、公司及家庭等等,无非就是一个人文环境。这个环境会有一些自然的道德约束,以及约定的法律规则。特别是一些人定的规则,我觉得有的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如果你去遵守了,那就真的悲催了。

关于本人自以为是的辩解

在过去的日子里,不管是与人争论问题,或者是我写的文章,都会有人说我是“自以为是”。10年以来,我听过好多次别人这样说我,零零散散地也做过一些辩解。这次特别写篇文章来对此做一个细致的解读,希望以后人们在说我自以为是的时候,先思考三分。

首先,关于“自以为是”这个词,字面的理解,就是“自己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还有个隐含的意思就是“我都说了你是错误的,你还认为自己是正确的”。另一方面,如果“我说你是正确的,你也说你是正确的”,那么你就不是“自以为是”了。这样下来,大多人在用“自以为是”这个词的时候,实际上是责怪对方不与自己的意见一致。也就是说,当某人在说别人“自以为是”的时候,实际上由于双方的观点不一样,别人也可以说他是“自以为是”。但有的人偏好说人家“自以为是”,而有的人即使不同意别人的观点,也不会说人家是“自以为是”,我想这大抵是争论问题的一个境界问题。也就是说,有境界的人,会具体剖析问题本身,而不会转移到对人的攻击(指责对方自以为是)。我可以说你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是错误的,但我不会说你是“自以为是”地坚持错误观点。这样大抵好点。

这一个世界

五年以前,有位朋友和我讨论问题。她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正确的道理。当时我“据理力争”,但是这个“理”连自己都不太相信。后来这几年,我时常想起这个问题,也希望能找到一个“绝对”的例子来回复她。可是我努力了,却时常不敢太过相信自己的眼睛,耳朵,还有思维。我甚至开始怀疑我们是否真的存在。因为对于存在的定义,也是难以“绝对”确定的。

于是我发现我们这个世界上的许多东西实际并不是简单存在的。比如,从小我以为美帝是非常恶劣的,通过各种手段来掠夺各地资源,我甚至听到资本主义这个词语就心生鄙视,心想这些人太没素质了,竟然搞资本主义。后来逐渐有了自己的判断,就发现实际可能不是那么回事。我小时候很迷信教科书,认为课外的一切读物都是“杂书”,都不会有教科书上的好。于是我从小就常常把一些事物在内心烙上“是与非”,或者“正与偏”之类的绝对概念。这理念影响我许多年,甚至到现在,我总希望能找到一本有绝对标准的书籍能让我看懂一些道理。可是我一直没做到过,连一些所谓的好书,也只是摆出了几种不同的理解,让我自己去琢磨。这也影响到我做生意,我总希望能找到最好的药材。但现在我逐渐发现,没有最好的药材,只有最好的心。

再见理想

这个冬天让我感到特别冷,不知是否真的寒冬,还是太累而导致身体太虚。有时候早起都需要勇气,有时候又感觉自己具备改变这个事情的勇气。瞎忙之间,偶尔也会想起理想,却又羞于提起,因为我发现自己曾经讲过好多理想,但基本上都还未实现。
不过终究我还是想在凌乱的生活中抽出点时间来谈谈理想,我想这样能提醒自己,不要被忙乱的生活淹没。我记得大学毕业找工作时,我在简历里面大言不惭地写了一句“以后至少要建立一所专为贫困孩子的大学”。或许那个时候的我还很幼稚,认为教育是必要的,所以要凭借自己的努力给其他人一个受教育的机会。过了几年,生活所迫,偶尔甚至温饱不济,也就逐渐淡忘这茬事了。最近打开自己的个人网站,我发现自己几个月前还在信誓旦旦地讲要为中国食品安全而努力,还说要努力改变食品行业的现状。我突然有些羞愧,因为我面对生产者普遍恶劣而毫无道德羞耻感是那么的无能为力,面对消费者不能理性消费也无法改变什么。虽然自己有一种决心,却成了空有一份决心。
显然地我不能让自己的人生陷入一种无止境的抱怨:抱怨别人不对,抱怨自己实力弱小,抱怨自己能力不够。但悲催的是,我却不知如何行动。回想自己曾经的理想,或许有些意气用事,或许是不自量力。不过我想有过总比没有过要好。小时候看词典,说浪漫的意思就是富有诗意,充满幻想。或许我正如许多成熟的人所讲,我想得太天真了。不过说我天真也没事,至少天真说明我还年轻,没有老得没任何想法。
没能安静地写点东西,不晓得说什么了。就这样结束,晚上我再想想自己还应该有个什么理想。

生而无聊 随心而过

 

 近日遇到两位客户,都在上班。其中一个每天都很无聊,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什么都不想做;另一个倒是偶尔有点事做,但闲暇时候却总觉得自己没做出个什么名堂。日复一日,每天一醒来就觉得这一天肯定会白过。这样的生活着实让人烦恼。

关于无聊这个问题,我也深有体会。我曾经很认真地思考过,一个人活着时,除了睡着与醒着之外,还有没有第三种不无聊的状态?我们是否可以让自己的大脑不想任何事情,就处于一种“空”的状态?好像WINDOWS的休眠功能,数据都存储着,但CPU不用工作,需要的时候再重启。关于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好几个月,后来终于明白至少自己的大脑是不存在那种状态的。或许正如罗素所讲,绝大部分人之所以去上班,就是因为怕无聊。